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1222/309028.htm?from=fb_et_news 原來犯後態度差勁,也只判兩年四個月(業務過失法定刑最高可判五年),那當初立法者訂刑之加重減輕事由的目的在哪?

不是說依法審判,怎麼又讓這條文變成具文了呢?

像上次認識的偷竊累犯,偷竊十一次,法官說他很惡劣犯罪情節重大,卻只判八個月!

政府有錢放煙火,明知道監獄不足,又不蓋監獄!而以維護人權自詡的部分法律人卻只以監獄少,且人滿為患的說詞,就不分是否真心悔改,就急著替囚犯,尋求減刑或假釋,當然還有廢死(受冤枉者則另當別論,要維護他的權利)

而部分法律人每次只要類似事件,都選擇罵社會民粹 理盲(這固然也是有社會民粹與理盲的民眾,不分青紅皂白罵法律人),但部分法律人難道就沒問題嗎?當有些法官在判決書上也承認知被告犯型惡劣,卻仍選擇性輕判!而有些財產犯罪也不重視關心矯治的問題,致使竊案頻傳,治安敗壞!

而立法者明知六、七年減刑條例有犯人打死台大教授,卻仍一意孤行在這幾個月將減刑條例送一讀,流於縱放!

我想司法正義也很重要吧!正義不一定是錯的,我想最基本的正義就是民眾期待毋枉毋縱,為了人權當然是要避免冤枉,但是對於狡獪犯人,民眾當然可以要求不能縱放,這應該也是法律人本分,不是嗎?部分法律人難道真的可以心安理得說社會上的恐懼,全部都是社會大眾的幻想?而無視真實發生過的案例嗎?批評包青天集行政與司法權為一身,枉顧人權時,卻不知民眾期待包青天是因為他毋枉毋縱!而有些時候立法者給予法官很多彈性,法官也知道被告犯罪情節重大,毫無悔意,卻仍判輕刑(這判決書都有)

怎麼法律人的本分,卻連這基本的正義要求都做不到....整天高論只要人權,而常在臉書很多法律學者和補習班名師的社團,卻只看到一些學生在那留言「正義」很可怕,當然民粹式的正義確實很可怕,但可怕的是有些真正的正義,也會被部分法律人誤以為是不是正義,而選擇放棄!


如果是不分青紅皂白的認為犯人應該判重刑固然是錯的,然而為何要一律以人權為理由,而未見犯人是否真被矯治,或有所悔悟,而選擇輕縱(可能是徒刑上被判很輕?這真是人權嗎?又可能立法者自己在訂減刑條例縱放犯人?又可能是未有明確悔意即假釋,假釋後即再犯的案例)

法律人與社會大眾欠缺理性溝通,常常雙方都很討厭彼此意見,與欠缺包容,因此雙方都陷入在彼此的自我再造、自我循環的脈絡裡面!部分法律人其實也流於自以為的理性,實際上只是以為輕放符合人權,而選擇性的縱放,而一種以為是理性思維,卻也落入另外一種感情用事!認為輕判才符合他的感情考量!難道整個社會好像都是在兩者力量拉扯,永遠無解?

盲目的正義固然可怕,但假托的人權也是很恐怖的!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