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輿論一直要法官不要管法律的規定去判決,但大家知道性侵案件是刑事案件,立法者在刑法第1條就規定罪刑法定主義了,罪刑法定主義是避免法官造法。避免法官作出與立法條文違背的判決與想法,因此限縮法官的權力:I.禁止類推適用II.禁止構成要件與罪責不明確III.禁止習慣法IV.禁止溯及既往。刑法第1條規定:「行為之處罰,以行為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這幾天看大家的討論,有些連適用刑法221條或222條或227條都不知道,這些條文適用哪一條會影響到的是法官或立法者誰該負最大的責任?而有些人卻是哪條都不知道,卻又一直要法官負全責,真的理性嗎?


  該案涉及的是因為刑法第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需要遵守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的構成要件「違反其意願」,所以依照刑法第1條罪刑法定主義,自不能以222條或221條將被告處罰,法官也不想縱放被告,所以才適用227條。


   如果在刑事案件之中,法官放棄罪刑法定主義,而不顧有沒有「違反意願」這個爭點,而自己用刑法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判被告刑的話,只要有人告發,法官自己也可能涉及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1474號判例要旨:「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所謂枉法之裁判,係指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質言之,即指明知法律而故為出入者而言。」也就是明知法律不是這樣規定,但為了讓被告被判更重的刑,而不去管法律的規定,不管是否為了正義還是什麼理由,都可能構成枉法裁判罪!


  當社會輿論一直批評法官遵守法律是法匠或恐龍法官時,有多少人深知,這個事件之中,誰該負大半責任?立法委員修法被當成英雄看待,誰有思考他怠惰沒修法時,為什麼大家不一直批評他?法官固然有責任,他是沒同理心,沒依據刑法第57條考量情狀加重被告刑度,沒有依據釋字第371ˋ576ˋ590號停止審判,聲請釋憲,讓惡法早日終止。但我要問的事情是難道高居國會殿堂不知民間疾苦的立法委員,難道真的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