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教育」你殺人?
◎ 賴建安

   廖國豪投案後,自稱是「台灣教育害了他,老師都不要他的答案」。

   一個人成長背景出了什麼事情,是否可以作為他在克制不了而犯罪後免刑的藉口,本來就有疑慮。像之前死刑存廢議題,廢死聯盟不斷指出那些死刑犯是因為教育程度不高,生活辛苦,還有種種不利於他的成長背景下才會犯罪,所以廢死聯盟認為應該同情他們,判他們死刑太嚴重。但筆者有不同看法,政府如果福利措施或者其他政策方面不足,確實應該檢討,但不能一概而論的作為兇嫌犯罪後,兇嫌自身或者廢死團體將兇嫌的出身遭遇無限上綱到作為免刑的藉口。

   出生背景不佳是否可以作為刑罰減輕或免除其刑的理由應該從個案判斷,像海珊被繼父性侵,顯然不能作為他性格丕變,屠殺庫德族的理由;希特勒高中被同學欺負,顯然也跟他屠殺猶太人是兩碼子事。

   筆者認為應從個案中因果關係去判斷,像鄧如雯是在結婚前被她丈夫性侵,以及逼婚,婚後不斷被她丈夫毒打與凌虐,所以她才忍受不了而殺夫,這種因果關係密切,自然就可以作為減輕或免除刑罰的理由。

   世上有很多階層長期遭遇不合理、不公平的待遇,社會上確實應該做制度通盤性檢討。但是不能因為今天一個人克制不了犯罪,而去濫殺無辜,就有一堆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幫他脫罪。

(作者就讀玄奘大學法律研究所)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ug/27/today-o3.htm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