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存廢問題」,上個月法務部才掀起一波激辯,這個月法務部長又再激起一波筆戰。法務部長以她的信仰,認為人非「神」不能審判「人」,更不能以任何方式剝奪他人生命。廢除死刑學者,有不少是信仰基督宗教的,然而討論公共議題不應完全用宗教信仰的主觀,來論述他人應該如何作為才是「正確」。縱使我國法律是繼受西方,西方是基督教世界,但是回教「以牙還牙」及佛家「因果報應」相關理論,為何不能適用在死刑辯證之內,其辯證基礎在哪?難道回教與佛家的觀點就是絕對錯誤或不理性的嗎?


  再者,法務部長認為:「憲法保障生存權,縱使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或者公共利益,只能『限制』,不能『剝奪』生命權。」然而「限制」的具體內涵是否真的不能「剝奪」?雖見仁見智,但是司法院大法官曾在釋字第476號解釋文中提到:「……關於死刑、無期徒刑之法定刑規定,係本於特別法嚴禁毒害之目的而為之處罰,乃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無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與憲法第十五條亦無牴觸。」所以目前連大法官都贊成死刑合憲了,雖然解釋文未來立法者或者人民可以不斷挑戰,但既然目前還沒有人再向大法官挑戰這個議題,而且大法官也還沒有宣告死刑違憲,因此目前死刑仍是合乎憲法的體制。


  既然如此,雖法務部長被法刑事訴訟法賦予死刑令准權,但是其既然非大法官,就不該以自己的廢除死刑信仰,就認為死刑違憲。

  若質疑法官自由心證下所為判決,同個案件每個法官的判決可能不同,而導致冤獄,那更應該積極推動司法改革,引進專家參審制,在個案中有牽涉案件的社會上專業人士一同進行證據判斷,才能免於現行法制由法官獨斷的弊病;亦能避免貿然引進美國陪審制後,未受專業訓練的民眾被狡猾被告技巧性矇騙,而左右心證的陋習。


   而不是一味的認為法官判錯,可能會造成冤獄或犧牲無辜者,所以應該「廢除死刑」。那麼既然完全不相信司法制度,那照這種邏輯,法官的判決既然是完全不能信任的,那要不要乾脆廢除司法制度算了?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