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3739045.jpg 

這部電視劇是一部很好看的偶像劇,它叫做「痞子英雄」。有別於一般偶像劇大部分都只談情說愛,分手、復合、喜歡和報復之類的千篇一律的肥皂劇情。

這部由蔡岳勳導演、于小惠製作人夫婦聯人聯手製作的「痞子英雄」獨樹一格,在眾偶像劇中脫穎而出不是沒有原因的。

1488613534.jpg 

 

有陽光照耀的地方 才有影子
在這個真實與謊言難以分辨的時代,我們正處在光明與黑暗相生相剋的世界裡。光亮的地方,未必不會被黑暗的勢力所吞噬,而混沌不明的幽微處,常常就是光明最根源的力量。

1488577329.jpg

評論:這世上的「正義」,並不是真的代表絕對正確的。你所堅持的「公平正義」。有時候卻是造成別人重大傷害的邪惡淵源。你認為「對」的,有時候可能卻是「錯」;有時候你憎惡的「錯事」,它卻並非毫無用途。

上禮拜憲法平等權座談會,政治大學廖元豪教授有來我們學校演講,他建議我們:「看事情不一定要從主流者的角度去看,平等權亦然。有時候從主流者角度所認為的『平等』,卻對少數族群造成難以適從,此時主流者卻硬逼少數族群去服從,實現他們眼裡的東西,才叫做『平等』,忽略尊重不同文化的多元性。」

自從林淑雅助理教授來靜宜之後,她帶給我們很多思考層面的東西,除此之外,她也是唯一教授群裡面願意利用課餘時間挺身參予街頭為台灣(中華民國)民主奮鬥的人,為弱勢團體,社會發聲。當人民基本權利遭受國家權力濫用非法侵害時,一般人民大多會選著鼻子摸摸,就當作沒事繼續工作繼續過日子,但制度的腐敗卻仍然存在。而那些執政者或立委也以為自己訂的法令就是「正義」,就是「真理」不容侵犯。此時若有人極力抗爭,即被社會排擠,認為他是異類,不合群,是沒事找事,麻煩製造者。國家又會散佈他們是「害群之馬」,竭盡其力鄙視社運人士。

林淑雅老師說過,之所以有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的目的,是因為:「有時候制度面本身就有問題,我們不能一味期待民眾只能按照這個制度走,去適應它反而讓人民進入了更慘的深淵,所以我們法律人不要忘記自己也是一般人,若認為制度不合理,也要勇於發言。」

讀過法律系之後,就知道國中公民老師教的「惡法亦法」,只不過是洗腦的工具,騙人的把戲。國家是可以制定法律要人民服從,但法律若侵害人民權利過重(踰越憲法第23條)之情形,因為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或其他一般行政原則,仍然可能被大法官宣告為違憲。

當然法律本身也不是萬能,有時製造的問題比解決的問題多,所以有待後人慢慢改善。

1488569160.jpg 

宋朝包青天的糾問制度,行政立法司法獨攬一身的審判模式,現代法律人認為他獨裁,但那也只不過是當時適合那個朝代的方式,至少包青天會利用這個制度不畏強權,摘奸鋤惡,嚴懲貪官污吏,教訓那些狗眼看人低的達官貴人,伸張正義,替百姓伸冤,大快人心。

而有些貪官污吏收受賄款,幫助權貴湮滅犯罪證據,或是極力脫罪,幫親友護短,或當官後遇仇家挾怨報復的情形。古代制度造成的禍害應該譴責的是後者,不應該只針對包青天,「清官比貪官還可惡」,未必皆然,應該是限於那種為了維繫「明鏡高懸」或者「江南明鑑」那種社會評論他永遠不會判錯,因此在不慎判錯時,不願意反省誤判情事,反而極力遮掩誤判的證據的那種「清官」。

當然現在的司法制度不是糾問制度,因為繼受西方司法是司法不告不理的制度,法官只能在當事人或刑事部份檢察官起訴的情形才會受理。而檢察官則扮演積極發現犯罪真實的角色,等到被告有犯罪嫌疑再將來起訴,但仍然不得為了順利破案而用非法行為求得證據,否則因為違反「毒樹果實理論」,而使證據失去證據能力。

檢察官是正義的象徵,但不能為了將被告定罪,而不擇手段,不能刑求逼供。否則被告無辜,卻被迫認罪,比如之前王迎先冤死案,那被告豈不無辜,此時檢察官以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的「正義」象徵,但同時他也是「魔鬼的角色」。1488577330.jpg

楊益誠副教授說:「這世上黑白並非可以完全那麼分明,有很多事情處於模糊地帶。」

邵伊芬助理教授說:「有些人讀法律系之後,他會越來越了解『正義』是什麼?有些則越讀越模糊,有讀越痛苦,但無論如該保持住的,還是要保持住(指當公務員不要收賄)。謹慎思考你們要的是什麼?」

林朝榮主任檢察官說:「我有很多司法官訓練所出來的同學,有些曾經當檢察官或法官風光一時,但因為受不了誘惑,而現在鋃鐺入獄,人數不少,十個有時候有九個入獄,希望你們將來能破解這個魔咒。」

1488569159.jpg 

正義,是人們長期所欲追尋的答案。

它也是眾人希望實現的公理。

但,如何防止有權威者假托這個名義來做出無比罪惡的事情,也就是我這篇文章提醒大家注意的思考方式。

痞子英雄裡面國會議長為了競選總統,買通外國薩克奇殺人部隊,在南區分局、北區分局從事掀天接地的壞事。

但他很受媒體歡迎,大家也以為國會議長是大好人,誰知他背地裡是這種角色。

 

老頭,三聯會黑幫的黑道老大,常為治安機關所痛恨的對象。

但其為知道國家太多秘密,因此國家極力想除掉他。

這讓我想起金庸筆下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的劇情,峨嵋派的滅絕師太和各家名門正派認為明教是邪魔歪道,是邪教,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以免危害人間。結果,這些自稱名門正派的人做的行為更是卑劣無恥,表面上卻是道貌岸然。

或許如偶像劇愛殺17所說,這世界上存在很多「假扮天使的惡魔」。

我們更該掙開眼睛,謹慎辨明。

必要時,我們要學陳在天罵吳英雄過於堅信他所認為的「正義」時,所罵的:「我去你的『正義』!」逼退他那些用「正義」去壓制別人合法權利的人。

1488583701.jpg 

創作者介紹

柳風研究生的法律天下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oray
  • 我是個路人,只是我這路人有點多嘴。

    我也是法律圈內之人,既然閣下也提到我去你的正義。

    不知道閣下是否想過,為什麼這世界會有這麼多犯罪?

    「無法律者、無刑罰。」,罪刑法定原則嘛~刑總ABC

    會不會是因為我們都在研究法律,研究越多,這世界越多犯罪呢?

    看似維護公平正義的法律,其實才是製造不正義的來源?

    不知您的想法怎樣?
  • 當然在學理上,是先有法律才有處罰.
    但至於[犯罪論]和[刑罰論]在刑法學上本來就有不同.
    罪刑法定主義所指涉的只是罪名和刑罰.
    但不是先有那些看起來像犯罪的行為,社會上大多數人無法接受,對其產生惡感,才有立法禁止的行為嗎?
    那些造成別人惡感的行為,就算不立法,仍然存在.
    只是侵害別人的行為沒人處罰而已.
    法律不限制他,反而會對其他人民造成更大的惡果.
    這是我的想法.

    christ3301 於 2009/07/02 07: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