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殺人時,我覺得自己從持續的憎恨中獲得自由。」

    「減輕我的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其他人的痛苦。」
鬼薔薇聖斗

     1997年2月10日,下午4點半左右,在日本神戶市的街道上,兩名國小女童被突然被一位長相俊美的少年從後用槌子攻擊,其中一人重傷,少年隨後逃逸失去蹤影。由於日本法律嚴格禁止揭露少年犯的身份,因此該少年的真實姓名始終沒有被公開。在日本的法律文件上,他被稱作「少年A」。

     3月16日,「少年A」向一名國小女童山下彩花詢問廁所的位置,在山下彩花帶他到學校的廁所時,「少年A」對山下彩花說:「把臉轉過來吧,我要謝謝你」,山下彩花還來不及反應,「少年A」隨即用鐵錘攻擊她然後逃離現場。重傷的山下彩花被送往醫院,幾天後她因為腦挫傷而死。

     逃離案發現場的「少年A」,因為被山下彩花同校的女童撞見,「少年A」立刻用小刀刺傷女童的腹部,女童2個星期後才痊癒。3月16日晚上,殺童血案發生之後,「少年A」在日記上記錄了犯案後的心情, 「我今天做了一個嚇人的實驗,來證明人類有多麼脆弱……當女孩轉向我時,我便揮動了手中的鐵錘。我想我敲打她了好幾下,不過我記不太清楚,因為我實在是太興奮了。」


疑似「少年A」的日本少年


     一個禮拜之後,「少年A」在日記又補上這麼一段話,「今天早上,我媽說可憐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好像快要死掉了。」「但是我沒有會被捕的跡象……因此我要感謝神明……請繼續保護我。」

     這一連串的兒童攻擊事件,揭開了日本教育體制的缺陷,日本民眾不禁要問,是什麼人要攻擊毫無反擊能力的兒童?然而,這只是兒童連續殺人事件的序幕而已。

     1997年5月24日,「少年A」在路上偶遇同樣住在神戶市的11歲少年土師淳,兩人因為認識所以停下腳步攀談。當時「少年A」正尋找犯案目標,他認為只有11歲的土師淳比較容易殺害,所以謊稱“有藍色的烏龜”要帶他去看,將土師淳誘拐至附近的高臺上,用繩子將土師淳勒死,然後將遺體隱藏後離開命案現場。


土師淳


     隔天,「少年A」到案發現場將土師淳的頭顱割下,放入事先準備好的塑膠袋然後帶走。在「少年A」後來的精神鑒定報告指出,當時他曾向土師淳的遺體自慰,還割開土師淳的臉,好喝他的血。

     5月26日,「少年A」將土師淳的頭顱帶回家中清洗。同日,警方對行蹤不明的土師淳展開搜索,不過一無所獲。當天晚上,員警還查問過剛丟棄兇器的「少年A」。5月27日大約凌晨1點至2點左右,「少年A」將土師淳的頭顱帶到神戶市的某中學校門口,放好頭顱後便離開。當日上午,中學管理員發現其頭顱。頭部上還有兩張紙片,內容為「少年A」的犯罪聲明文。

    「好了,遊戲開始了,各位笨蛋警察先生們,來逮捕我啊。我喜歡殺人因為快樂得不得了,我想目睹人的死亡因為控制不了,我要對全世界的污穢東西給予死亡的制裁,我要對多年的怨恨給予流血的報復。」




    「少年A」在文中自稱為「酒鬼薔薇聖斗」,語氣充滿挑釁意味,還在字條上還用英文寫上 「SHOOLL KILL」(因為拼音錯誤,少年A將SCHOOL拼成SHOOLL)。

     同日下午3點,警方於該中學500米外的山邊發現土師淳的遺體。

     在案件偵查的過程中,日本警方曾一度懷疑兇手為20至40歲的男子。但因為「少年A」曾在偵查期間多次被查問,部份調查員開始對「少年A」起疑,加上「少年A」是3月時攻擊山下彩花的嫌疑犯,於是警方開始對「少年A」展開秘密調查。案情隨後有突破性的發展,2月受襲擊的女童認出「少年A」,警方因此斷定他涉嫌傷害多名兒童,還殺了年僅11歲的土師淳。

     1997年6月28日,年僅14歲的「少年A」因被涉嫌殺害土師淳而被逮捕,警方還發現部份兇器。被捕後,「少年A」很快的承認他殺害了國小女童山下彩花,還承認襲擊了三名女童。


發現土師淳頭顱的中學門口


    「少年A」被捕後,日本媒體一直在揣測「少年A」的犯罪心理,有人認為少年精神已經分裂,但也有人認為是日本的教育體制讓「少年A」精神變了態。一名國外記者葛瑪•恩庫瑪分析指出,「日本兒童在六歲時就要面臨一個極為困難嚴苛的考試。孩子的表現大大的影響了他們的整個人生和未來,這是會決定孩子能否進入良好的私立小學或是進入受人鄙棄的公立學校。」

    「家長對於國家的系統和制度沒有信心,“酒鬼薔薇聖鬥”的母親也不例外。即使社工已警告她的兒子精神狀況不穩定,但她還是繼續強迫她的長子在學校要有突出的表現。」

    「他當時已把虐待和殺害小動物當作"嗜好"。很快的,當他進入學校之後,便開始對女生進行身體上的攻擊。」

     葛瑪•恩庫瑪分析非常精確,因為「少年A」在他在日記中曾經寫道,當我像是拿著手槍一樣,拿著求生刀和剪刀時,我的憤怒就會減輕除此之外,在「少年A」12歲的時候,就開始對小動物進行非常殘忍的虐待,譬如將青蛙排成一列,然後用單車把牠們輾死、切斷貓的四肢、將鴿子斬首等等。「少年A」精神出現嚴重問題,還可以從媒體叫錯他的名字看出端倪。

     在兒童傷害案件剛發生時,日本社會陷入莫名的恐慌,日本媒體曾將「少年A」的名稱「酒鬼薔薇聖斗」誤報為「鬼薔薇」。這個錯誤激怒了「少年A」,他投書於媒體的信中終段提及,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們再念錯我的名字,或讓我憤怒,我將會在一個星期內殺掉三顆野菜心理分析家認為,「少年A」根本不把人當作人來看待。)


「少年A」投書給媒體的信件


     1997年10月,神戶家庭裁判所判定將「少年A」送往少年感化院進行診斷與治療。2004年3月,已經成年的「少年A」從少年院退院,踏上重回社會的道路。

     對於「少年A」重回社會,被「少年A」殺害的兒童父親土師守對媒體表示了深深的憂慮,他說:「6年的時間真的能讓一個精神有問題的犯罪者"更生"嗎?讓他重回社會,萬一再犯罪的話,誰來負這個責任?!」
_________________

(P.S.最誇張的是後來那個兇嫌落網了,還有很多女生說那個兇嫌很帥,還在網路幫他成立個人網站,當他的粉絲.並且要求政府能判輕一點.)

2006年6月1日,日本發生一宗震驚社會的殺人事件,會如此震驚,是因為殺人犯只是一名小學六年級的女生!她用美工刀割斷同班女生御手洗憐美的頸動脈,導致對方失血過多而死亡。由於日本法律禁止洩露少年罪犯的身份,日本警方因此將兇手稱呼為A子。

     11歲的A子跟御手洗憐美就讀於長崎縣佐世保市大久保小學,6月1日當天中午,班上同學都分配好營養午餐後,正準備動手吃時,老師卻發現A子與憐美不在教室,當時老師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過沒多久,A子回到教室,全身卻血跡斑斑……

     老師趕緊問A子怎麼一回事,她只答說:「這不是我的血,這不是我的血…」老師立即帶人尋找仍未出現的憐美,12時45分左右,一名教師在3樓的一間學習教室發現了倒在血泊中的御手洗憐美,這名教師立即打電話報警。救護車趕來時,她已氣絕死亡。

     是什麼樣子的仇恨能讓一個小六生痛下殺手,殺害同班同學?日本NHK電視台報導,A子跟憐美本來喜歡互相傳遞電子郵件和手機簡訊,但突然交惡。同學還說她倆曾在一次校內體育活動中大打出手。

     但殺機的引爆點,似乎是因為A子不滿御手洗憐美在網路上批評她的新髮型。A子哭訴,「因為她在網路上寫我的壞話,所以我要把她殺死!」


A子


     有了殺人動機後,A子開始準備動手殺人。命案前一晚,A子看了一齣有謀殺劇情的連續劇,這2小時的連續劇,一共出現8次被害人被美工刀刺殺的血腥畫面,因此A子決定模仿劇情拿美工刀行兇。

     A子表示,下手前幾天也想過用其他方法殺人,不過「看完連續劇後,決定用這個方法(美工刀)殺人」。

     6月1日案發當天,A子利用午餐時間邀請御手洗憐美帶到「學習教室」,先是命令她坐在椅子上,再拉攏窗簾,然後從背後以手摀住她的臉,再拿出四天前帶到學校的美工刀,然後割斷憐美的頸動脈,她當場血流如注,傷重送醫不治。

     一名救護人員對日本NHK電視臺說:「她的喉嚨已被割開,傷口很深,她流了很多很多血。」

     凶案發生後,20多輛警車立即封鎖了學校,學校也立刻要五年級以下的學生暫時停課回家,而6年級的學生,則被告知留在班級中接受調查。A子隨後被帶往警署,在警署內,A子承認自己殺害了,她哭著說:「我做了一件壞事。」


案發現場


     御手洗憐美脖子的致命傷長達十公分、深十公分,讓人看了是心驚膽跳。因為人的脖子下面就是心臟,所以頸動脈遭到切斷的話,心臟一鼓動,血便會噴出,噴到三公尺外,因此行兇當時,肯定連加害者A子都會嚇一跳!

     另外,憐美雙手還有所謂的「防護傷」,而且傷口不只一處。憐美的父親御手洗恭二趕到現場看到如此慘不忍睹的現場,事後開了記者會說,「映在自己眼裡的一切都像是假的,無法言喻。」

     御手洗恭二還說:「我不知道這兩個女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她與我女兒在同一年級,等她平靜下來後,我想要她親自解釋為什麼要殺害我的女兒。」

     根據日本法律,14歲以下的少年可以不用承擔刑事責任,也不受《少年法》所管,因此,A子不會遭到成人法庭的起訴。


被害人御手洗憐美


     不過,因為被嘲笑髮型所以決定殺人,這理由還是讓日本媒體無法接受,於是從各種角度想了解A子為何會變成一個冷血的殺人犯。住在大久保小學附近的一名婦女對記者說:「現在這些孩子年紀不大,想法卻令人難以了解!」媒體調查後發現,A子的父親是個體經營戶,但時常臥病在床,母親在超市做零工。

     案發10天前,A子就已經買下美工刀,雖然她的目標是早已經鎖定憐美,但是在更早之前,她早就拿出美工刀,恐嚇要殺害同班的一個男生。

     還有,根據同學及其他家長的證詞,A子五年級的時候,性格突然大轉變,與之前判若兩人,舉止、言行都很兇暴,也曾用美工刀威脅過同班男同學。她在網站所寫的文章,用詞也不像一般女孩子,內容幾乎都是對同班同學的謾罵。

     A子會有如此重大轉變,媒體分析,似乎是受到「生存遊戲」這本小說的影響。在動手殺害同學前,她在網路上發表一篇模仿「生存遊戲」的小說,設定某個班級的學生互殺,最後只有一個少女存活。


左箭頭(A子) 右箭頭(御手洗憐美)


    「生存遊戲」(簡稱BR)是高見廣春原著,故事是在瀨戶內海上一個小島,有一班四十二名的初三學生互相殘殺到最後一人,原因是日本政府對於教育失去信心,覺得無法控制青少年的暴力犯罪,所以推動了「BR法」,每年抽出一個中學班級參加軍方舉辦的生存遊戲,每人分配一種武器,相互殺戮直至最後一人勝出。

     除了上述的原因外,A子還表明自己的行為跟「電視上伊拉克人殺(斬首)美國人一樣」,也坦承受到日劇的影響。日本的推理劇本來就有許多血腥的劇情,大人看慣了不以為意,但是對小孩子的震撼力如此大,是好看殘忍鏡頭的大人始料未及的。

     儘管如此,統計數字顯示,日本青少年重大犯罪率仍是全世界最低者,以全球標準而言,殺人案在日本還是相當少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評論:這兩位兇嫌一位是14歲的青少年,卻涉嫌連續殺害女童。

  一位是11位的女童,涉嫌因為不滿同學在部落格上面批評她,就拿美工刀殺死她同學。

  兩個在刑法上一個是限制責任能力人,一個是無責任能力人。

  在刑法上一個是可以減輕其刑,一個是免除其刑。

  社會上的小孩,有很多越來越聰明,而日本這兩個案子也曾引起討論是否要將犯罪責任能力的年齡下修到11歲以下。

 過度堅持「14歲以下之行為人,不罰」之規定,是否真的合理?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