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20070505082930253.jpg 

昨天上課的時候,我就有看到蛋頭博士請系辦放投影片。

每次上課如果他要投影片上課,幾乎都是用youtube上課,或者是有學生評論他教學教的缺點,他不想回應給那個學生看,

就直接在課堂上放給我們看,感覺有點像是小孩子被欺負回家哭給媽媽聽的樣子。

幸好教學評量是匿名的,不然那位學生又會像a班某位同學一年級時和他因為成績的事情起衝突,結果被以59分當掉。= =

我原本想留下來看發生什麼事情,但李兄打電話給我,說叫我陪他去學校郵局領錢,還有去圖書館。我剛好也想到那刑專還是需要借書,所以就陪他去。第二節上課之前回來,第二節一開始蛋頭博士就在點名了,

蛋頭博士點到李兄時,李兄舉手,蛋頭博士說:「你好像走錯教室了」

李兄悶在那裡,想問說為何。

蛋頭博士說:「因為你從一開學到現在幾乎都沒來過」

_____

後來蛋頭博士點到他的女愛徒時,那女愛徒剛好缺席。

蛋頭博士就要她的好友幫忙轉達,說:「記得下次跟她說,她之前有缺席過一次,這次又缺席,想問看看她怎麼了,以後跟她說要注意。」

_____

後來點到我時,我有舉手喊「又」,只是稍微慢一點,

他居然連看都沒看,直接說:「沒到」

我愣住了,為了維護我的權益,我喊很大聲的「又」。

後來,瑾胖也幫我說:「有啦!他有來啦!」

____

後來蛋頭博士點完名,

就說:「我知道你們不想上這堂課,你們也只想考律師,甚至連自己的權利都不重要,勞工真的很可憐,你們如果不想學的話,我是建議學校將勞動法改成選修課。但是在這堂課還沒改成選修課之前,它還是必修課,所以我期末考是會很嚴格,把一些不想上課的同學當掉。」

我心裡也想:「我對勞工的權益也是很有興趣的,但是你每次講勞動法都講說現行條文只是規定好玩的。而你卻也只是教一些法國大革命、工業革命的歷史,講得天花亂墜,卻和勞動法的內容沒有多大的關係,認為勞動法不好,還不寫書評論或者學林淑雅老師那樣身先士卒參加社運替民眾爭取權益(蛋頭博士有辦過任何勞工運動法律的演講嗎?記得今年一月勞動法座談會是我們系上另外一個老師郭哥發表論文的),而蛋頭博士每次卻只會在課堂上說現行勞動法規只是具文怎樣怎樣的,套句小王老師上課曾說的:『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自己的定位和責任,而卻也有學者沒有盡到他該做的寫書評論修法的事。』誰還想上你的課?」

不知道金城後來有砲蛋頭博士沒有,哈。金城加油!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