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期,我行政法的啟蒙之師陳怡凱轉到成大教書,心裡有點失望,像他這麼好的老師,上課教得認真,又親切仔細,以及幽默風趣的老師找不到幾個。當時聽到他要轉走的消息,頗為失望。

  期末考那時,我提起勇氣跟他要手機電話,陳怡凱老師還真的有給我。

  後來,過年前家人有人酒醉駕車,和對方的車擦撞。當時牽涉到一行為同時觸犯到刑事法規,以及行政法法規的規定。

  當時家人寧願相信外人(半路跑來的江湖術士),也不願相信我的法律解析。

  我因此在孤掌難鳴的情況下call out給陳怡凱老師,老師確實有行政罰法第26條的適用。

  後來等法院判決下來,前幾天法院的部分已經判緩刑,說要捐給慈善機構兩萬元。

  至於行政法的罰單部份要罰近五萬元,這樣根本就有要被剝兩層皮的結果。= =

  後來上禮拜五晚上我先叫我媽先去監理站問看看,她還在找罰單。

  後來我翻翻法條,行政罰法第26條沒有提到緩刑的部份。

  上網查在知識家有很多爭議@@

  我想到其實可以再問陳怡凱老師,周日打給他的時候,他說這個問題他在想想,明天(週一)再回答我。

  禮拜一晚上我打給他的時候,他果然很熱心的告訴我:「緩刑的部份,法院仍然會負負擔,所以仍然算是有罪,也算是處罰。所以行政法的部份,仍有一行為不二罰的適用餘地。」

  後來今天勞動法還沒下課的時候,有人打給我,當時我沒有接電話。

  後來下課一看,原來是陳怡凱老師打給我,後來我回撥。

  他說:「他有問他成大教行政法的同事,和他昨天說的一樣,緩刑有時候法院確實會負負擔。而依據一行為不二罰的立法精神,目的是為了避免行為人被罰兩次,雖然在行政罰法第26條並沒有明文規定緩刑,不然再依行政法處罰。但為避免法官已經作出緩刑的執行,而已經確實有履行緩刑內容,所以仍可以不用繳行政法的罰單。」

  老師真的很熱心的幫我解答,太感謝你了。︿︿

  認識你真好,我雖然也很著急家裡的事情,但老師還更著急的幫我詢問。︿︿感恩

  另外,跟班上同學說下,陳怡凱老師說他現在在成大教國際公法,行政法領域已經幾乎沒有在碰。

  他說林淑雅老師是個好老師,也很認真,在行政法領域也很專業,所以上學期他教的部分有很多教的和林淑雅老師不太一樣。

  陳怡凱老師說:「將來作答就以林淑雅老師的為主。」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