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冠英的言論用族群意識批評台灣,確實令人深感痛恨,筆者也喜歡看三立新聞在處理某些時事或社會案件是以年輕又輕鬆的方式去播報的方式,但是這幾天三立新聞的報導郭冠英可能涉及的法律問題確實有誤導社會大眾的疑慮。

  在三立新聞3月23日禮拜一報導該台下午兩點整電話call in政論節目時,用聳動性的民調方式製造話題:「你認為郭冠英是否構成內亂外患罪?」筆者是法律系在學生,對媒體越俎帶庖的處理方式,深表不能贊成。分析犯罪行為人構成要件是否該當是司法的責任,是檢察官在非告訴乃論之罪要起訴一個人所憑據的,是法官做出判決或裁定的法律根據,是律師辯論攻防的手段之ㄧ,是學者著作評論新舊法與學說爭議的一套標準。而媒體用這種答案只有[是]與[否]的民眾投票方式,不論郭冠英是否該當此罪,亦有藉多數民調定人有無犯罪之嫌疑。

  內亂罪可分為普通內亂罪、暴動內亂罪;外患罪可分為通謀開戰罪、通謀喪失領土罪、敵對本國罪、單純助敵罪、加重助敵罪、戰時不履行軍需契約罪、洩漏或交付國防秘密罪、公務員過失洩漏或交付國防秘密罪、刺探或收集國防秘密罪、侵入軍用處所建築物罪、私與外國訂約罪、處理對外事務為被委任罪、偽造變造或毀匿國權書證罪.....等等諸多罪名。請問,該媒體用這種方式做電話投票,那觀眾投票時知道內亂外患罪的構成要件為何嗎?知道郭冠英具體行為情狀嗎?還有行為方法是什麼嗎?還有該當上述諸多罪名哪一個罪嗎?筆者還是認為這種罪名判斷應該是交由司法,媒體確實應該不該越俎代庖。

  再者,3月27日禮拜五,三立新聞報導郭冠英利用他法國友人名義投書,後來有取得他友人同意,三立新聞卻仍逕自下判斷,認為郭冠英冒用友人名義,即構成偽造文書。然而在已故林山田教授(2006年出版)出版的刑法各罪論下冊第428~第429頁有說明:「行為人本無製作權,竟冒用或捏造他人名義而製作,或未受他人委託,而擅用他人名義而製作,即可構成本罪的偽造行為。因此,行為人若未捏造他人名義而製作,或行為人若係基於他人的授權委託而製作,或行為人與作成文書名義人雙方通謀而製作等情形,則均非屬本罪的偽造;惟行為人若逾越他人授權範圍之外,而以他人名義製作私文書者,則又可構成本罪的偽造。」

  媒體扮演社會第四權的角色(在台灣或許是第六權),更該秉持謹言慎行的下筆方式,若有法律疑問社會上仍有許多法律人可以詢問,何以逕自靠民眾電話投票下罪名判斷呢?或者提出與法條本文不符合的結論呢?郭冠英事件確實不當,亦是刑法所云的可受公評之事,因此理性譴責郭冠英的言行不當,均受言論自由的保障。但媒體誤導大眾錯誤法律知識,也請媒體們能好好反省。三立此次所犯的錯誤,諸多媒體也曾經犯過,未來此理相關法律事件,應該先行詢問專業,方為正確。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