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字號】 95,易,1440
【裁判日期】 960206
【裁判案由】 違反性騷擾防治法
【裁判全文】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5年度易字第1440號
公 訴 人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甲○○
上列被告因違反性騷擾防治法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5年度
偵字第9047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甲○○對於女子,以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處有
期徒刑捌月。
    事  實
一、甲○○因左側髖骨骨折受傷,於民國95年9 月12日至位於0
    0縣00鎮○○路480 號00000000000(下簡稱
    00醫院)就醫,進行復位及骨內固定手術後,即在該院 5
    樓507 號病房A 床住院治療。詎甲○○見該院已滿16歲之護
    士A女(代號為3514-SH9506 號,真實姓名年籍詳卷)可欺
    ,竟基於違反A女意願而為猥褻之犯意,於住院期間之95年
    9 月14日晚上10時20分,利用A女站在其病床右側,為其注
    射抗生素至點滴時,雙手舉高之機會,突然違反A女意思,
    以伸起右手抓捏停留A女右胸達3 秒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
    行為,以滿足自己色欲,並已使A女心生嫌惡之心。嗣因A
    女大聲斥責「你在做什麼?」,甲○○始面帶笑意將手放下
    。嗣經A女回到護理站後,告知值班護士乙○○轉知該院護
    理長後,即報警而查獲上情。
二、案經A女訴由彰化縣警察局鹿港分局報告臺灣彰化地方法院
    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甲○○固坦承曾因左側髖骨骨折受傷,至00醫院
    就醫住院,且於上揭時、地,曾於00醫院之5 樓507 號病
    房內,以手碰觸A女之胸部等情,惟矢口否認涉有前開犯行
    ,辯稱:伊當時原在睡覺,係因A女突然換藥,伊受到驚嚇
    手伸起來,才會觸碰到A女之胸部,伊觸碰到A女胸部後,
    亦未對著A女笑云云。經查:
  (一)被告曾於前揭時、地,違反A女意願,強襲A女胸部等行為
    ,業據證人即被害人A女於警、偵訊時,即就被告違反其意
    願,強襲其胸部之行為指證綦詳(見偵卷第13頁至第15頁)
    ,且於本院96年1 月23日審理時復證稱:當天大約晚上10點
    多,其去幫被告直接加抗生素到點滴裡,當時被告仍清醒未
    就寢,其即站在被告頭部右後方幫他加點滴,於其雙手舉高
    加藥時,被告突然伸出右手抓其右胸,其問被告做什麼,被
    告就一臉嘻笑,被告當時係用力抓其胸部,且有捏的動作,
    停留時間約3 秒鐘,並非不小心擦到等語(詳見本院當日審
    判筆錄),按證人A女乃本案之被害人,其於檢察官偵訊及
    本院審理時,均在具結後,以言詞證述被告確有上揭違反其
    意願襲胸之事實;且證人A女自遭警查獲後,至本院審理時
    ,證述情形均係一致;另審酌證人即00醫院便服員丙○○
    於偵訊時具結後證稱:其於95年9 月14日晚上在00醫院50
    7 號病房照顧病人,其有聽到A女很生氣地講「你是在做什
    麼」,隨後就出去了等語(見偵卷第24頁),及證人即00
    醫院護理人員乙○○於偵訊時證稱:95年9 月14日當晚A女
    回到護理站後就很沮喪,經A女告以被告掐住其右胸後,其
    就前往詢問被告等語(見偵卷第24頁至第25頁),足認A女
    當日進入病房為被告補充抗生素後,確實因遭被告違反意願
    襲胸,而有明確之強烈、抗拒反應。且依卷存證據資料,並
    無任何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證人A女上開證述係屬虛偽,亦無
    足以令人顯信證人A女證述為不可採之品性證據或前科證據
    存在,本院尚不得僅以證人A女為本件之被害人,即全盤抹
    煞其在訴訟上所具有之證人資格及其證言之證明力。況被告
    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亦陳稱:與證人A女素不相識,於住院期
    間亦未曾發生過任何衝突等語,衡之證人A女與被告僅係一
    般醫病照護關係,素無怨隙,於具結負偽證罪處罰之心理壓
    力下,實無故意誣陷被告之可能及必要,再參以證人A女當
    日事發後表現之態度,應足認A女證述被告違背其意願,以
    強行摸捏A女胸部之方法,而為猥褻行為等情,係屬實情,
    上情應堪認定。
  (二)被告雖辯稱伊係因睡覺受到警醒,手往後舉起後無意觸碰A
    女胸部云云,惟查:證人A女於偵訊時證稱:其在幫被告
    打抗生素之前,還曾跟被告說要打抗生素,被告當時還看其
    一眼等語(見偵卷第14頁),從而,被告辯稱伊當時正在睡
    覺云云,顯與證人A女證述事發當時情況不合;況證人A女
    係直接將抗生素注入被告原正輸入之點滴液中,而非更換新
    的點滴液,抑或直接以針頭注射,從而,被告並不會因沖洗
    或重新調整滴液速度或針頭觸碰皮膚而感覺不適,亦當不至
    於因證人A女注射抗生素至點滴內,而受到驚嚇,是被告辯
    稱伊當時仍在睡覺,係因證人A女突然注射點滴液始驚醒云
    云,應係屬事後卸責之詞,顯不足採;證人A女於本院審
    理時另證稱:被告摸其胸部時,身體並未起身,僅有舉起手
    等語,衡諸證人A女所站位置,及被告身高手長暨自然反射
    舉起可能之幅度,倘非被告決意觸碰A女胸部,依照當時相
    對位置,被告觸碰到證人A女胸部之可能性極微;再參以證
    人A女證述於其斥責被告時,被告仍嘻笑以對等情觀之,衡
    之常情倘一般人無意觸碰他人身體隱私處,當深覺歉意,焉
    有可能於他人嚴厲斥責時,仍滿臉嘻笑。從而,依照被告事
    後遭證人A女察覺後之反應,亦足徵被告應係故意違反A女
    意願,而觸碰A女之胸部,且以此行為滿足己身色欲,被告
    此部分所辯,亦應屬避重就輕之詞,顯不足採。
  (三)按妨害性自主罪所侵害之法益,乃係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
    體控制權,原刑法將其列於「妨害風化罪章」,易使被害人
    於身心飽受傷害之外,又無法超脫傳統「名節」桎梏,復亦
    使人誤解性犯罪之行為及其所侵害之法益,故於88年4 月21
    日修正公佈刑法第16章為「妨害性自主罪章」,其目的即在
    彰顯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體決定權。而刑法強制猥褻罪原
    條文中的「至使不能抗拒」,要件過於嚴格,容易造成受侵
    害者,因為需要「搏命抵抗」而造成生命或身體方面更大的
    傷害,故而將「至使不能抗拒」修正為「違反其意願之方法
    」,用以彰顯對於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體控制權之保障,
    只要顯為被害人所難同意接受或感覺厭惡之猥褻行為,均屬
    刑法第224 條所規定之以「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
    行為。次按刑法強制猥褻罪之成立,以行為人須有施以強暴
    、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
    之行為者,作為構成要件。所謂「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
    ,固不以與強暴等例示性之強制手段相當為必要,凡足以造
    成被害人性決定自主意願受妨害之任何手段方法均屬之(最
    高法院95年度臺上字第908 號裁判意旨參照)。本案被告係
    利用證人A女為伊補充藥品之機會,以突襲方式,伸手抓A
    女之胸部,當與刑法第224 條構成要件相當。綜上所述,本
    案被告趁證人A女不及防備際,以違反證人A女意願之方式
    ,而為摸捏證人A女胸部之行為,以滿足自己色欲,並已使
    證人A女心生嫌惡之心,本案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已堪認定
    ,應予依法論科。
三、查本案被告與已滿16歲之證人A女原僅係醫病關係,被告卻
    以突襲方式,伸手抓捏證人A女之胸部,使證人A女生嫌惡
    之心,自已違反證人A女之意願,且胸部乃女性私密之處,
    當不願受他人侵犯,被告所為在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人之
    性慾,且亦會使普通一般人產生厭惡或羞恥之感,而侵害性
    的道德感情,依一般社會通念,足認有傷於社會風俗,係屬
    猥褻行為,至為明確。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24 條強
    制猥褻罪。公訴意旨雖認被告所為係犯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
    之罪,惟查性騷擾防治法於95年2 月5 日施行,該法第2 條
    規定「本法所稱性騷擾,係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對他人實施
    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且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一、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
    損與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有關權益之條件
    。二、以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之
    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或以他法,而有損害他人人
    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或
    不當影響其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或正常生
    活之進行。」;該法第25條規定「意圖性騷擾,乘人不及抗
    拒而為親吻、擁抱或觸摸其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處之
    行為者,處2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10萬
    元以下罰金。前項之罪,須告訴乃論。」。次按所謂猥褻係
    指性交以外,足以興奮或滿足性慾之一切色情行為。亦即在
    客觀上足以誘起他人性慾,在主觀上足以滿足自己性慾。準
    此,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所規定之「性騷擾」,係指帶有性
    暗示之動作,具有調戲之含意,讓人有不舒服之感覺,至於
    猥褻之概念,係指足以滿足自己、他人性慾之動作,侵犯他
    人性自由之權利,被害人有被侵犯之被害感覺,係屬於性侵
    害之概念;且在行為人犯意方面,行為人具有性暗示而調戲
    被害人之意,以滿足調戲對方之目的,係性騷擾之犯意,至
    於強制猥褻罪,係以猥褻之意,壓抑或影響被害人性自由之
    意思,以滿足性慾、引起他人性慾之傾向,係性侵害之犯意
    。而行為人所為若屬性侵害之行為,依性騷擾防治法第2 條
    規定,即無適用性騷擾防治法之餘地。經查,被告以手摸捏
    證人A女之胸部,而依社會一般通念,女性之胸部乳房,係
    屬與性有關之身體部分,被告尚且有捏之動作,且停留時間
    達3 秒,顯然客觀上屬於與性有關之行為;再依被告觸碰方
    式及事後面露笑容等情觀之,被告主觀上顯然是在滿足其性
    慾。綜前足見被告是為滿足其性慾,基於猥褻之意思,而以
    其手摸捏證人A女之胸部。被告所為在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
    足人之性慾,且亦會使普通一般人產生厭惡或羞恥之感,而
    侵害性的道德感情,客觀上依一般社會經驗判斷,足認有傷
    於社會風俗,係屬有關風化之色慾猥褻行為,至為明確。因
    此被告趁證人A女不備之際,予以猥褻,縱未實施強暴、脅
    迫致證人A女不能抗拒之程度,揆諸前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
    ,被告所為仍屬於刑法第224 條之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
    為猥褻之行為;且本件被告所為,既係屬刑法第224 條之其
    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而刑法第224 條強制
    猥褻罪,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 條規定為性侵害犯罪,既
    然被告所為係屬性侵害犯罪,則被告所為自無成立性騷擾防
    治法第25條之餘地,公訴意旨認被告應依性騷擾防治法第25
    條之罪處斷,尚有未洽,惟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相同,爰依
    法變更起訴法條,併予敘明。爰審酌被告僅為滿足一己之慾
    ,即對於照護伊之護士A女為上開犯行,造成A女心理莫大
    之恐懼,亦將嚴重影響其工作情緒,犯後復毫無悔意,不知
    反省,迄今亦未與證人A女達成和解等一切情狀,核情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第300 條,刑
法第224 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吳宗達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6  年  2   月  6   日
         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  官  許旭聖
                                    法  官  吳俊螢
                                    法  官  簡婉倫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上訴
於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須附繕本 )。
告訴人或被害人對於判決如有不服具備理由請求檢察官上訴者,
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為準。
中  華  民  國  96  年  2   月  6   日
                    書記官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第224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
,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 6 月以上 5 年以下有期徒刑。

christ33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